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典范:《父亲》

 《父亲》描绘的是一位在烈日下端着瓷碗准备喝水的农民形象。作者采用照相写实的油画技法,在216×152厘米的画布上尽可能地表现了他所了解的农民的全部特质,并通过放大细部的方法增强艺术感染力。画面中的农民饱经沧桑,黝黑而粗糙的面庞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眉弓上的汗珠、干裂的嘴唇、有着厚厚老茧的拇指、用布包裹着的手上的伤口以及带有些许裂纹的瓷碗等,无不书写着生活的艰辛与不易。


约翰·伯格谈凡·高——他何以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画

 约翰·伯格(JohnBerger),英国艺术评论家、小说家、画家和诗人。192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948年至1955年,他以教授绘画为业,并为伦敦著名杂志《新政治家》撰稿,迅速成为英国最有影响力的艺术批评家之一。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能像约翰·伯格那样,可爱亲切又不乏激烈言辞地评论艺术。在约翰?伯格这里,德加、凡·高、莫兰迪,八大山人、弗里达这些伟大艺术家的作品,他是信手拈来,他以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视觉艺术为主要素材进行写作,同时又不止步于对艺术的讨论,而是深入到有关社会、政治、经济等议题的腹地之中。 在一幅创作于1888年7月、以阿尔勒(Arles)附近的蒙马儒(Montmajour)修道院废墟四周风景为题的素描画前面,我想我知道如何解答那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此人何以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


王纯祥青花瓷《千猫瓶》

   王纯祥1949年岀生,祖籍安徽巢湖之半岛人,(张治中、李克农、戴安澜、冯玉祥、温宗仁;丁汝昌、周瑜、范增(项羽之亚父)故里)。职休于芜湖市,旅居美国十余年,归国后定居北京。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书画研究院副院长,河北经济学院客座教授一级美术师。艺术上自小以崇拜齐白石起家走上了自学之路。深谙人物、山水、花鸟、动物画,研艺六十载。感恩父母爱猫如命,以独创“菱眼猫”开宗立派,独树一帜。(获国家著作版权专利)且并列‘当代四王’王琦、王学仲、王纯祥、王明明。(年龄排序)   1996年,王纯祥与卢坤峰、于希宁等数人同列岀版“菱眼猫”艺术教材,由山东美术岀版社发行;2004年与崔如琢等再次列为国家计划书籍出版。先后由:山东美术岀版社、天津人民美术岀版社、北京美术摄影岀


顾少波:越窑青瓷复兴之路慢慢走方能不忘初心

   出生于越窑青瓷发源地上虞的顾少波,家附近山上的古窑址留有许多瓷器碎片,小时候的他经常和伙伴一块儿爬山,把山上各式花纹的青瓷碎片捡回家玩耍,这让他自小便和青瓷结下了不解之缘。毕业后他在宁波五星级酒店做厨师。2010年,他放弃厨师工作回到上虞,与舅舅一起创办了东山越窑青瓷厂,后由于舅舅坚持仿古,而他更倾向于在复兴传统青瓷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研制,因为理念不同,所以顾少波自己开办了一家顾氏越窑青瓷研究所,迈开了他实现梦想的第一步。   越窑青瓷以釉质温润如玉、色彩青碧柔和著称,提及它时人们总会想起“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这句优美又贴切的诗句。作为最古老的瓷器种类之一,越窑青瓷有着漫长的发展历程,在时间的长河中,它曾熠熠生辉,也曾黯然低沉。越窑青瓷中的精品秘色瓷曾为御用佳品,却在发展中技


匠心中国·大匠之风李遊宇:陶瓷是泥与火的演歌

 中国是陶瓷,尤其是瓷的国度,从汉唐至今,中国陶瓷艺术史是部绵延三千年不断代的浩瀚史书,是生活史,也是美学史,翻开细读,在这脉络的背后,则写满了历代陶瓷艺术家们的名字。在这本史册中,在当代的语境下,深耕陶瓷艺术数十年的李遊宇大师和他创立的“汉光瓷”,在这本史册上写下了这个时代浓墨重彩的一章。  从绘画到雕塑,从设计到建筑,在纵横捭阖的艺文经纬中,李遊宇均有所建树。在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学贯艺文史哲的古代先贤式的风范。他将这各个学科间的智慧与美学,融合汇聚在陶瓷艺术那莹白光洁的方寸之间,在他的作品中,陶瓷不再只是一种器物,一门工艺,而是一种美学,一段文明。 


中国当代油画新的学术现象

   “文脉传薪——2018中国写意油画学派作品年展”日前在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举行。本次展览围绕“家园”的主题,集结87位艺术家的近百件作品,力图呈现中国写意油画学派在该领域的全新探索。   油画从西方传来,经过几代艺术家的研究与创造,成为表述中国文化主题和表达中国思想观念的视觉载体,更成为表现中国画家文化情怀的语言。在全球文化交汇的情境中,中国油画需要寻找自己发展的路向。近年来,一大批油画家重视在文化精神层面弘扬传统、驻足本土、探索创造,体现了一种新的文化自觉。“写意油画”就是当代中国油画的一种新的学术现象,也体现了中国油画家新的文化选择。


寓之美的真理力量:中国美术家笔下的马克思

 2018年5月5日将迎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美术界也将再次聚焦马克思题材创作,中国美协主办《真理的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主题画展将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这是继1983年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主题美术创作以后,又一次马克思主题美术创作高潮。 马克思的形象最早来到中国,可以追溯到1907年世界出版社出版的书籍《近世界六十名人》,其中的马克思像只是照片。现在我们看到最早的美术作品,是1920年中共建党前夕有陈独秀等人支持的《友世画报》创刊号封面刊登了大红色的马克思手绘头像。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马克思作为革命的思想领袖就是革命的象征。特别是我党创建了红色根据地以后,出现专门的革命美术创作机构,如1933年成立的“工农美术社”“工农剧社美术机构”,以及1936年


达·芬奇《抱银鼠的女子》

 《抱银鼠的女子》画中美女名叫塞西莉亚·加拉拉尼,是米兰公爵最受宠的情妇,米兰公爵是达·芬奇的朋友,也是他绘画的经济赞助人。塞西莉亚出生于高知家庭,更以丰富的内涵和美貌著称,被誉为“美得像花一样”。这幅肖像画的是上半身,画面上的她气质高贵沉静,稍稍侧坐,面部表情温顺柔和,虽然她的身体向右侧转,但她的脸却转向了左边;她的眼睛炯炯有神,眼珠可见轻微的反光;她的脖颈上佩戴着一条黑色珍珠项链,让脖子更显修长;头顶上有一张带有金线的薄纱和黑色发带帮她固定了一个整洁的中分发型,使得两边头发紧贴着脸颊,头发在后脑扎成一个马尾;她的双臂中依偎着一只灰白色的小貂鼠。画面非常细致,她伸出的手每一片指甲和轮廓、关节四周皮肤的褶皱,甚至连弯曲手指的肌腱都画了出来。而她衣服上的深蓝色是当时最贵重的颜料,提取自一种很稀


写实油画的静谧之美

   近日,由势象空间主办的“超然——中国油画名家邀请展”,汇集了徐芒耀、杨飞云、郭润文、冷军、李贵君、朱春林、常磊七位当代颇负盛名的油画家的共40余幅作品,其中大多为近作,反映了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的近况和油画家们的思考与探索。   品读过这些作品后,我的第一观感,竟然是这几年一个被文艺青年们用滥的词:岁月静好。是的,这七位画家提供的40余幅作品,可以归纳为是在描绘静静的人,静静的景,静静的物,静静的心情,正如朱春林的一幅作品的名字《静静的时光》。对这七位油画家来说,“万物兴歇皆自得”,他们始终保有一颗静好之心。这是一种难得的心境,无此心境,实难创造出一种古典之美。古典之美的极境,是德国艺术史家、人类学家温格尔曼总结的“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评价古希腊艺术时,也有相似的表


用艺术作品传承“雷锋精神”

 《雷锋》采用了象征主义的手法和有力的刀笔,将手持冲锋枪的共产主义战士、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楷模雷锋与耸立的磐石融为一体,歌颂了雷锋精神的平凡与伟大,象征着雷锋精神的不朽与永存。当时全国形成了向雷锋学习的热潮,毛泽东等领导人先后题词赞扬。版画《雷锋》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产生的一幅优秀木刻肖像。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