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澄明新雨后——余绍宋《归砚楼娱亲图卷》散记

 图卷纵34.5公分,横1521公分,作于1934年2月间,其时越园52岁,画风正趋成熟,鬻画杭州,事母于前。卷首有马一浮玉箸篆题辞“莱衣散采”;卷尾有越园楷书款识,其事母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山水画的自然之境

   以郭熙所画《早春图》为例。画面描绘了早春时节晨雾笼罩中的山水景色,虽然画中山水仍然具有冬天的萧索之感,树木花草还未抽芽生长,但通过画面中层叠的山峦、川谷里流动的溪水,还是能够感受到冬去春来、大地复苏的蓬勃气息。郭熙在这幅山水画中极好地捕捉到了早春时节自然山水所特有的升腾景象,一草一木、一石一潭,皆蕴含着生命的张力。就如同一个心思明澈的人浅浅一笑,能够带来淡雅明丽而又含蓄内敛的美感。这样的美感,不外显张扬,却具有沉潜的力量。


工笔精微重彩丰妙谈任率英的人物画创作

 任率英的艺术创作鲜明地体现了顺应时代发展、反映时代生活、贴近人民群众审美需求的特质。他年轻时期的作品已透露出研习传统中国画风格的良好技艺,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和所有老一辈艺术家一样,在走进新时代的火热生活中形成新的艺术理想。在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全国画坛的“新年画创作运动”中,他紧扣表现大众生活的现实题材,画出了《军民一家》《送戏到村》和《送书到村》等作品,以平实真切的叙述方式,着重表现劳动人民的新生活和他们积极健康的形象。与此同时,他也更钟情和醉心于传统题材的描绘,充分运用民间形式,并借鉴其他画种的表现技巧,注重人物的造型和在特定环境中的思想感情,使人物的形象和性格特征洋溢着时代生活气息。他创作的《穆桂英》《梁红玉》《花木兰》《岳云》《二湘》《西施》等大量作品,都以家喻户晓的中国故事


从《奔马图》看徐悲鸿的家国情怀

 徐悲鸿作为这一时期的艺术代表人物之一,他既经历了封建王朝的没落统治,又看到了新兴资产阶级革命的艰辛,更见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浴血奋战、抵御外侮、建立新中国的丰功伟绩。在这种大的历史背景下,徐悲鸿以满腔爱国之情,融汇中西美术技法,创作了大量极具时代特征与爱国主义情结的艺术精品,如油画《田横五百士》、中国画《九方皋》《愚公移山》等巨幅作品。这些作品既表现了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坚忍不拔之毅力和威武不屈之精神,又隐晦地表达了作者对民族存亡的忧愤之情,以及对革命必将胜利、人民必将解放的光明向往。除人物之外,徐悲鸿的奔马、雄狮与晨鸡多给人以力量和生机,表现出积极的、高亢的、令人鼓舞振奋的精神。最令人赞叹、驰誉国际的是他的《奔马图》。


魏云飞——万里江山入画来

 “中国画尤其是山水、花鸟画,一定要以传统为依托。”在魏云飞看来,中国画有自己的特色,尽管艺术发展需要创新,但必须先求共性,进而深入传统,让传统在手中活灵活现,成为资源,而并非束缚之后再追求个性。 他并不赞同刻意追求个性:“一位画者在创作中获得了大自由,个性会自然而然地生成,就如同一个人的性格,是养成的而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 在校读书期间,魏云飞广泛研读画史,画论,反复临摹历代名家大作,大量吸收宋元及明清文人画的精髓,在自己的绘画中不断借鉴古人的资源。通过这种基础性的临摹,使得他对不同山石的质感,不同地域的山水特征以及古人绘画中的各种技法手段、章法构成都谙熟于心。对于古人的经典,他并不是照搬照抄,可能只是临摹了古人画面中的某一块石头、某一个山头,而对其他的地方都做了截然不同的变化处理。这说


赵望云:《雪天驮运图》赏析

 雪天驮运图》画面的总体氛围是十分愉悦的,人物的谐和与欢畅构成了整幅作品的主旋律。其中的引人入胜之处还可从题材选择、巧妙构思与质朴表现这三个方面得见。其一,题材选择。众所周知,新疆和平解放前人民生活贫苦不堪,一些地方更是粮荒不断,这种情况在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后得到了极大改善。此时新疆人民的生活面貌是怎样的,赵望云从一个侧面做出了回答。在《雪天驮运图》里,作者并未着意选择刻画维吾尔族人民欢天喜地的大场面,而是抓住了“驮运”这一集中代表他们交通运输的最普通的生活方式。其中,毛驴驮着的丰收果实也与此前维吾尔族人民的贫苦生活形成鲜明对比,谱写了一首新生活的风情赞歌。其二,构思巧妙。想要表现出雪天驮运时的喜悦之情,是有难度的。为此,赵望云在画面处理上以大片空白衬托出雪景,人物则被放置在近


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画中秋色清凉如许

     李可染《万山红遍》 此画取毛泽东《沁园春·长沙》中“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诗意,为体现出气势磅礴的诗词意境,画家采用北宋式的“全景山水”构图,并以朱砂、朱磦等矿物颜料入画,色彩浓丽、厚重,产生了传统中国画不易出现的雄浑而热烈的效果。


三个版本《清明上河图》的比较

 宋本在描绘社会风貌方面充满了生活的气息,特别是表现下层百姓们各种艰苦的劳动生活,如在河道里摇着大橹的船工、修车的工匠等等。细看背米工每人手里拿着一根长签,一个监工在发签条,香港艺术博物馆馆长司徒元杰告诉我,他小时候在香港码头看到过这种管理模式,背完了之后按竹签结账。以我所知,这个习俗也一直保留到解放前的上海码头(图16)。 明本就不一样了,它绘于明末,明代万历皇帝都不理朝政了,忙碌于玩乐之中。明代后期整个社会从上层官僚到富足的百姓,有很多人都沉浸在颓废的生活中。画上的老百姓你看不出有多艰辛,老百姓大多过着比较安逸的生活。明清本中均有街头表演,如明末本中的这个人在表演木偶戏,街头的商铺都卖名人字画、古玩、图书等,不像张择端画的都是卖生活必需品。明本中画有一些文人在看当时著名的歌舞伎武陵春表演


古代书家“四贤”谁更胜一筹?

 有评论者认为,这四位才华出众的书法大师,可谓古今独绝,但“二王”不及钟、张,前人的书法风尚质朴,后人的书法格调妍媚。当然,不同风格的形成也是随世俗变化而更易。钟繇专攻楷书,张芝精通草体,这两人的擅长之处,王羲之兼而有之。相较于张芝的草体,王羲之还擅于楷书,对照钟繇的楷书,王羲之有长于草体,但专精一体的功夫稍有逊色,因此,他们三人相比,是专工与博涉的区别。至于王献之,他的笔法则是集成王羲之,虽然粗略得到一些规则,但其实并未把父亲的成就全学到手。总的来看,“四贤”各有所长。


造型奇古笔法简拙:扬州八怪之首金农作品欣赏

 金农,字寿门、司农、吉金,号冬心,又号稽留山民、曲江外史、昔耶居士等。别号很多,有:金牛、老丁、古泉、竹泉、稽梅主、莲身居士、龙梭仙客、耻春翁、寿道士、金吉金、心廿六郎、仙坛扫花人、金牛湖上会议老、百二砚田富翁等。生于清康熙二十六年(1686),卒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据金农自述:“家有田几棱,屋数区,在钱塘江上,中为书堂,面江背山,江之外又山无穷”。 金农天姿聪颖,早年读书于学者何焯家,与“西泠八家”之一的丁敬比邻,又与吴西林同时,与号称“浙西三高士”交往熏陶,更增金农的博学多才。乾隆元年(1736)受裘思芹荐举博学鸿词科,入都应试未中,郁郁不得志,遂周游四方,走齐、鲁、燕、赵,历秦、晋、吴、粤、终无所遇。年方五十,开始学画,由于学问渊博,浏览名迹众多,又有深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