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评论

www.voc.com.cn

水墨与民族文化复兴——从本民族立场对当代艺术问题的

 民族文化复兴不是将中国恢复到受到现代化了的西方侵略和影响之前的宁静、自足的古代文化中,而是要在全球化时代创造性地影响世界。水墨画实际上是整个民族原创性的象征性实验。艺术是素质的标识。看一个时代有没有可能摆脱模仿、摆脱复古而取得创新型的成就,其标识性的成果就是艺术创造的成绩。回顾历史,任何一个国家的复兴和崛起之时,无不伴随着他在艺术上的重大的原创性表现。而这种重大的原创性表现无不带有双重性特征。第一,它要超越突破所有现有世界的文化水平;第二,它的发展无不与它本民族的潜在的文化内在资源一脉相承,遥相呼应,隔代传绍,借力发扬。


说来话短思来话长写在“几度相看忆故人——周思聪、卢

 艺术作品、艺术家、艺术史是什么关系?这仿佛是个大且复杂的问题,但又是个具体而清晰的问题。如果可以举例说明,周思聪、卢沉两位先生的艺术沿革或许就是非常好的回答。两位成长的历史很简单,如周思聪所讲:“说来话短。”他们是新中国培养的一辈艺术家,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一位进入有着中国艺术传统的北京画院,一位留在央美教书,一生没有离开。他们的创作,在一个指向性明确的时代,有《机车大夫》《清洁工人的怀念》《长白青松》《人民和总理》等作品,为那个时代提供了更丰富的视觉意蕴。在一个变革时代的前期,他们共同创作了《矿工图》组画等一批先知先觉的作品,成为艺术实践的领航者。两位老师将自己的体悟倾心传递,桃李满园,他们的学生在今天的中国画界可谓举足轻重。我想称他们为画坛师表并不为过,但溢美之词好讲,言之确凿很难。作


对水墨画创作的几点思考

 长期以来,如何坚守传统文化的价值体系,进而推动“水墨画现代化”的课题始终困扰着中国艺术家。当代的水墨画就是在这种纷乱的艺术景观中渐渐发展形成两种态势,一种是以西方现代艺术为参照,立足探索与创新;另一种是回溯传统,以期承续传统的文脉。在我看来,当代中国水墨画创作缺少了文化意义上的灵魂,缺少了创作方法论上的突破,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仅仅在图式与技术上突破,只是停留在视觉效果和技法层面的修改,只能事倍功半,难以摆脱被动的困境。我将这些年自己对水墨画创作方法的思考做了几点梳理。   从自己的生活出发   从哲学出发、从社会学出发、从意识形态出发,这些很熟悉的方法都是具体到了创作的方法论层面才能涉及的选择,而不是艺术家选择创作母题时应该考虑的问题。艺术源于自身的生活,自己的生活才是自己最了解、最关心的


诗画互文的当代价值

 将文学和美术巧妙地结合起来,相互映发,以增强作品的形式美感,是中国绘画艺术独有的形式和风格。改革开放后,伴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西方文化的引入,中国的诗人多以现代诗歌为主要创作方向,绘画界也在融合西方的绘画理念中寻求创新之路,那么,如今的诗歌与绘画怎样才能实现审美与情感的有机融合?目前,正在中华世纪坛展出的“灵性的回归——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展陈了多多、芒克、欧阳江河、西川、许德民、潞潞等15位中国当代颇具影响力诗人的50余幅绘画作品,展览将诗人感官世界中的诗性与诗象以独特的视觉图像鲜活地展示出来,诠释了中国传统文化中“诗画合一”的创作精神在当下的新面貌与新风范。在开幕当天的研讨会上,诗人、画家、学者们就“诗与画的互文关系”“诗人和画家的灵性回归”“创作的艺术价值”等问题进行了热烈


齐白石《借山图》的艺术特色和独特性

 “五出五归”的过程对于齐白石的艺术非常重要,远游之前,齐白石的山水主要以《芥子园画谱》和“四王”山水风格为主,尚没有形成自己的山水画风格。他在这八年中走过了半个中国,游历到了西安、北京、桂林、江西、广西、广东等地。上个世纪初,交通工具只有马车、船等,游历半个中国经历了非常长的过程,边走边看边感受。   从《借山图》中就能看到,他画了非常多关于水的画面,能够看出他对水、日出、日落的感受和印象;在这个过程中也看到了各地文人收藏的历代名家名作,包括金农、石涛、八大等。8年的“五出五归”之后,齐白石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的山水画语言。与晚清临摹四王的程式化山水不同,《借山图卷》来自对途中真实山水的写生稿和印象。


莫把写生当摆设

 没有“写生”,就创作不出具有艺术感染力的精品佳作,切莫将“写生”当儿戏,当摆设。   “写生”原本是中国画创作中重要的一环,如今也被披上“利益”的外衣,成为各种营利和炒作扬名的借口与工具,使原本庄重、严肃、学术性强的写生活动成了儿戏,一种摆设。   笔者曾参观过一个以反映祖国山河万里行为主题的写生画展,参展者都是近几年来活跃在中国画坛上的著名人物。本以为这个画展能给观者带来震撼,推动和促进中国画的创新与发展,激发其他画家中国画创作的激情;可看后却令人大失所望,所画内容与主办方前言所述的“写生自然”基本相悖,都是些画家本人的“陈词滥调”,或是既有的程式化陋习,没有一点新意,更没有一点创意。这和六七十年前傅抱石率江苏国画院画家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以及石鲁率西安美术家协会在北京举办的“中国画研究


全国美术课堂教学评比:繁荣背后的问题与思考

 本次观摩活动分为小学与中学两个会场。中学包括初中与普通高中共18节课,其中初中7节,高中11节。为了能深入了解我国当前初高中美术课堂教学的大致状况,笔者特意聆听了该会场。尽管这18节课缤纷无限,让人看了眼花缭乱、收获不少,特别是许多教师展示的教学幻灯片、微课及其动画制作都相当精美且又能解决有关难题等等,但是在这繁荣背后也让人深感下列典型议题不仅是这些课例中的真实表露,而且还长期存在于各类省市等比赛与展演中,为此迫切需要反思,以期能引发业界关注。   学生没有成为课堂的主角   教师以灌输式教学为主导的现象普遍存在。在这18位中学美术教师的教学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以教师为主导的控制性教学。除了个别教师在其中设计了一定时间内要求学生进行小组探究并发表相应讨论结果,这种局部环节彰显学生学习主体的


打造多元的美术教育核心素养

 由中国教育学会、美术教育专业委员会等单位共同主办的“中国教育学会2018年度课堂教学展示与观摩(培训)系列活动暨第八届全国中小学美术课现场观摩培训活动”,近日在福州举行。该活动书面表述为美术观摩课及教师的业务培训,其实是国内三年一次、官方主办、代表最高水平的国家级中小学美术课堂教学评比活动,俗称“全国中小学美术优质课评比活动”。其中,获得比赛一等奖的教师为这一活动的最高荣誉。参赛教师是通过美术教研系统从基层到省市再到全国,层层评比选拔后最终筛选出来的。由此可见,此项全国性的教学评比活动,在广大美术教师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学术权威性,它代表着当前我国中小学美术课堂教学的最高水平,最新理念,以及今后发展的方向。这一赛事吸引了全国各地几千名中小学美术教师前来现场观摩,还不包括临时开放的网络平台的观看


新加坡现当代现实主义

   新加坡的现实主义从南洋风格时期开始就是新加坡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先驱画家对马来风情现实的浪漫想象、反殖民运动中以“赤道艺术研究会”画家圈为主体的社会现实主义、20世纪80年代后期新加坡国家艺术政策转变以及第二代画家为主体的怀旧情怀和新加坡独立后成长起来的新一辈年轻艺术家的多元化表现……从中我们不难发现现实主义绘画在建立本土艺术流派,疾呼社会变革,直面危机和困顿,追忆和重建逝去的景观,反思当代的社会和文化转型上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目前的新加坡面临着一个全新的转型,即从国家身份建立与认同到国际艺术市场的积极参与者和开创者,虽然绘画艺术在包括新加坡双年展等重要当代艺术展览中被跨媒体、装置等艺术形式遮盖了锋芒,然而,我们有理由相信,现实主义绘画在新加坡当代艺术中将继续以敏锐的眼光和独特的视角洞察


雕塑界需要怎样的理论阵地?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