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www.voc.com.cn

展览“鱼龙混杂”,怪策展人缺位吗

 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日前公布“青策计划2018”两组获选方案,让“策展人”这一群体再度引起公众注意。2017年,本市美术馆共举办展览723场,吸引617万人次参观,上海的艺术展览市场繁荣可见一斑;但另一方面,优质展览的缺乏也让业内人士感到困扰。如今,几乎每个展览都会配一名策展人,但策展人是否真的满足市场需求并发挥作用仍令人存疑。面对展览市场“鱼龙混杂”的局面,是否该怪策展人缺位?


主题性美术创作的当代性:创造共融互生的意义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主题性美术创作渐入高潮,融汇了不同观念和表现形式。其中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倾向,即创作中主体意识与观看策略发生了变化,不再过于强调典型化的创作手法,也不再过于追求形式的独立审美意义,而是以更加“平易近人”的姿态,构建双重视野下艺术对话现场。这直接反映了当代主题性美术创作在创作观念以及创作方法上展现出的新思考以及呈现出的新价值。   典型论是中国现代主题性美术创作中具有主导倾向的理论,在改革开放之前对美术家产生较大影响。上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对艺术本体问题的讨论,艺术家们开始关注形式美与抽象表现的意义,而在对“主题先行”等问题的讨论中,强调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中,对典型论进行再思考。上世纪90年代,一些从事现代艺术实践的画家,也开始对形式论有了进一步的反思


用民间剪纸精华滋养当代艺术

  每逢岁时佳节,华夏大地,从城镇到乡村,家家户户的门窗被剪纸装饰一新,红红火火、喜气洋洋,这些在田野绽放的花儿,养眼、暖心。时代在变,风俗也在变,各种新观念和新的当代艺术形式层出不穷,为什么这些土的掉渣的剪纸还能传承千年,这里面蕴含着怎样的秘密?或者说,民间剪纸中究竟有什么养分精华,可以长久不衰地慰藉着我们的心灵,并滋养着当代艺术呢?   首先,民间剪纸可以拿来直接使用,毫不违时地融入当代生活,成为当代艺术的重要支撑甚至是一个优秀的艺术门类。民间剪纸那简洁优美的形式、夸张可爱的造型、纯净浪漫的情调,特别适合表现神话、民间故事、寓言等题材,如果将剪纸艺术直接用于这一类作品的题头尾花、插图、装帧,甚至用来作独幅画、连环画等,风格独特,趣味十足而又不失新意。   在工艺美术、艺术衍生品领域,民间


“毕业展”露出了什么马脚

   最近既是国内美术高校学生的毕业季,也是其毕业展的季节。从本科生毕业展到研究生毕业展,高校美术馆的展览一个接着一个,忙得不亦乐乎。不论是4年的本科阶段汇报还是3年的硕士生涯总结,毕业展的作品自然成为学生走向社会之前的一件关键性作品,为此,不少学生对这件作品日夜兼程地精雕细琢,力图把体现自己实力最好的一面呈现给母校和老师、同学。但是,在展览中,不难发现,不少学生的作品却露出了马脚。不是局部抄袭,就是构图抄袭;不是色彩抄袭,就是原封不动地抄袭,不一而足。这样的景象很多,曝光出来的仅一小部分,从中可见,今日高校毕业展的水分太多。其原因大约有三种。


中小学书法教育现状

 近来,不少关于中小学书法教育话题频见报端,种种说法无不外乎书法专业毕业生求职难,学校书法教师不足;学生课业负担很重,没有时间学书法;重视书法教育就应纳入中考高考内容等等,由此也引发了不少热议。 学校书法教育,我个人认为绕不过学科教学、学生社团和主题活动、师资配备4个层面。书法教育要作为学校教育教学重要内容,没有课堂教学是很难讲“切实落实”。 学校教育课堂是主阵地、课程是主渠道。课程就是通过学科教学来实现教学目标。这点我们看下《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就一目了然。由书法专长的语文教师或美术教师进行指导,在相关学科教学和社团活动课中进行书法教育,达到了解名家代表书体以及书法的审美标准。高中教育段的书法教育,以杭州为例虽没有统一的教学模式,但各普通高中学校通过美术等学科,中等职业学校通过公共艺术课


四个美院毕业生的艺术之路

 毕业后,我究竟能做什么?”这是一个接近终极拷问的人生问题。近期,雅昌艺术网开启了关于美院毕业生生存状态的调查,拟通过若干鲜活的实例探讨美院人与社会相处模式的多样性。但在这些一对一的交流中,我们惊讶地发现,无论就业或创业,经过生活洗礼的他们居然给出了类似的结论:坚持。


test

 test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