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芬皇后的珍珠项链(图)

   法国玛勒迈松与布瓦普莱城堡国立博物馆内,有一幅由乔瑟夫·卡尔·史提勒(Joseph Karl Stieler)绘于1820年的肖像画《巴伐利亚公主奥古斯塔》(Princess Augusta Amalia of Bavaria),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原巴伐利亚公主暨罗契腾堡公爵夫人奥古斯塔·阿马利亚(1788~1856)身着白色的薄绸礼服和皮草披肩,颈间佩戴着一条珍贵的珍珠项链,淡雅动人。奥古斯塔公主出生于维特尔斯巴赫(Wittelsbach),其父为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统治着古老维特尔斯巴赫王朝。身为长女,奥古斯塔因政治原因与拿破仑忠勇能干的继子、驻意大利总督欧仁·德·博阿尔内(Eugène de Beauharnais)结婚。虽然这只是一场政治婚姻,但出乎意料的是夫妻二人过得十分幸福。奥古斯塔也与博阿尔内的母亲约瑟芬皇后(Josephine)关系密切。


约瑟芬皇后

  约瑟芬皇后慈蔼慷慨,在世时常赠珠宝给奥古斯塔于米兰宫廷佩戴,润色妆奁。画中的珍珠项链极可能属约瑟芬皇后所赠。对于项链来源的另一解释亦可追溯至1814年约瑟芬皇后辞世,其丰厚的私人收藏由一对子女欧仁和其妹荷兰王后奥坦丝继承后而得。除了钻石、彩色宝石、镶嵌饰物、浮雕及珊瑚珠宝首饰以外,两人还分得了五条各有361、35、40、60和42颗珍珠的项链,一排黑珍珠,一条流苏和30颗大型对称的水滴形珍珠。由于奥坦丝继承了五条项链中最奢华不菲的钻石项链,从而推测欧仁继承了母亲最顶级的珍珠收藏。

  1795年拿破仑平定保王党叛乱后,成为国内军总司令。他在社交场合上认识了约瑟芬,并对她很青睐,约瑟芬却根本看不起这个比自己小6岁的矮个子。于是拿破仑对她展开热烈的追求。1796年,拿破仑毁弃了与德茜蕾·克拉里的婚约,于3月9日与约瑟芬结婚。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称帝,教宗庇护七世(Pope Pius Ⅶ,1742~1823,意大利籍教皇)出席了加冕典礼。按照惯例,应该由庇护七世为拿破仑戴上皇冠,但拿破仑却示意庇护七世离开,亲手将皇冠戴在自己头上。随后将皇冠戴在约瑟芬的头上,亲自将她加冕为皇后。两人爱得缠绵痴情,拿破仑字里行间洋溢着真诚与热情的情书就是最好的明证:“我的爱人,得不到你的信息,确实使我坐立不安。立刻给我写上四页信来,四页充满甜蜜话语的信,我将感到无限快慰……”

  随着拿破仑政权被推翻及约瑟芬皇后离世,欧仁与奥古斯塔移居巴伐利亚。欧仁在他的岳父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庇护下,被封为洛伊赫腾贝尔格公爵,并获得艾希斯特作亲王国,夫妇两人得以在该地继续王室生活。除了一名早逝的女儿,欧仁与奥古斯塔膝下六名子女均与欧洲各贵族豪门缔结婚姻。其中一子为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二世之王夫,另一子则为俄罗斯帝国皇帝尼古拉一世之女婿;女儿艾米丽更是越洋至南美,成为巴西的王后。他们的长女以欧仁母亲的名字约瑟芬命名,全名为约瑟芬·马克西米利安·欧仁妮·拿破仑(1807~1876),于1823年远赴瑞典,与不久后将登基为王的奥斯卡一世结婚,瑞典国民都爱称她为约瑟芬娜。约瑟芬娜出嫁时已为本珍珠项链的继承人,连同她祖母约瑟芬皇后的其他珠宝一起带到瑞典,而这些珠宝首饰至今仍属瑞典王室所有。



约瑟芬皇后旧藏珍珠项链

  一幅绘于1837年的王室家庭肖像画中描绘了约瑟芬娜,以及她的丈夫奥斯卡王储,奥斯卡的双亲卡尔十四世,德茜蕾王后及约瑟芬娜的五名儿女。画中的约瑟芬娜佩戴着祖母的天然珍珠及钻石项链,还有珍珠及浮雕王冠。此王冠现仍属瑞典王室所有,现任瑞典王后席维亚嫁与现任瑞典国王时在婚礼上亦戴此王冠。从约瑟芬娜一身洁白优雅的打扮可见,除了继承了约瑟芬皇后的名字与珠宝以外,约瑟芬娜还承袭了祖母无可挑剔的高尚品位。礼服的低领设计、莲蓬般圆滚蓬松的短袖和约瑟芬娜挺拔的身姿,不但完美展示她身上的珍贵饰品,亦显示出约瑟芬娜的年轻美貌。出身于维特尔斯巴赫王朝旧政制与拿破仑帝国新政权融合为一的家庭,约瑟芬娜深受熏陶,明白如何善用稀有珍贵的珠宝来彰显巩固前帝国元帅贝尔纳多特,即卡尔十四世·约翰新成立的瑞典君主政权。约瑟芬皇后传下来的这条天然珍珠项链浑圆润洁,七颗水滴状珍珠可拆卸。约瑟芬娜去世后,这串珍珠项链代代相传于她的后裔,一直至本世纪,此项链仍在王室婚礼与其他正式场合中成为众目焦点及话题。

  早在史前时代,人类就开始佩戴珍珠制成的护身符和项链,以求繁荣、信念和忠诚。今天在法国卢浮宫博物馆可以看到目前已知最古老的珍珠项链之一,一条于1901年在一座公元前5世纪的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墓穴发现的珍珠项链。由于航海和潜水采捕的危险性,采珠人的工作十分艰巨凶险,上等珍珠一直都是奢侈品。因此,能获得一颗完美无瑕的珍珠极为稀有,以致珍珠在过去2000年一直被视为地位与财富的象征。

  2011年纽约伊丽莎白·泰勒专场拍卖中,一颗名为“La Pérégrina”的古董珍珠,拍出1.159亿美元,由西班牙王室购回。这颗珍珠分量惊人,重达203格令,相当于55克(珍珠每100格令需要生长10年的时间)。这颗水滴形珍珠是全球最为人熟悉的古董珍珠之一。关于它最初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委内瑞拉出来的,也有说法是1579年从巴拿马海湾捕捞上来的,不管说法如何,这都是在当时发现的最大天然珍珠。

  法国作家及珠宝历史学家弗朗索瓦·凯拉斯(Francoise Cailles)对这颗珍珠的历史做过详细的研究,最初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本打算买下这颗珍珠,作为送给女儿的结婚礼物,结果看着这颗珍珠实在太美了,以至于最终留给了自己。后来他在去世前的遗嘱中将这颗珍珠的等级提升为王室珠宝。此后的200多年时间里,这颗珍珠一直记录在王室档案中,受到西班牙历代君王、王后的珍爱。画家委拉斯开兹在17世纪所画的西班牙伊莎贝王后肖像中,也看到这颗珍珠的踪影。

  1808年法国占领西班牙后,拿破仑的长兄约瑟夫·波拿巴掌权。5年以后,反法同盟攻入法国,约瑟夫·波拿巴退位并逃到美国。临走的时候带了部分西班牙王室珍宝,包括这颗珍珠。考虑到退位后,波拿巴家族处境的困难,这颗珍珠在几年中都没有公开佩戴,以至于很多人都好奇它的下落。19世纪40年代才重新在路易·拿破仑王子(后来的拿破仑三世)手中重现。这是约瑟夫·波拿巴给他的,以用于英国流放期间的政治活动经费。于是,这颗传奇的珍珠后来卖给了英格兰阿伯康(Abercorn)公爵及公爵夫人。一直到20世纪初期,1914年阿伯康公爵夫妇把这颗珍珠卖给了伦敦的珠宝商Hennell&Son,Hennell打算把它卖给当时的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八世(Alfonso Ⅷ),毕竟有着历史渊源。但是当时“一战”已经开始,西班牙国王无暇顾及。这颗珍珠被一个匿名的美国百万富翁买下,从此这颗珍珠一直在美国私人手里,直到1969年被纽约Parke-Bernet画廊送至拍卖行。情人节那天,理查·伯顿在拍卖会中以3.7万美元的高价,力压一位西班牙王室成员,买下“La Pérégrina”作为伊丽莎白·泰勒37岁生日礼物。

  在拍卖场上拍出高价的珍珠项链几乎都是海水珍珠。20世纪初,一颗颗珍珠在伦敦、巴黎、日内瓦最为盛大的拍卖会上绽放异彩,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叶卡捷琳娜二世(Catherinethe Great)和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Sultan Abdul Hamid)的项链随着清脆的槌音各投归宿。约瑟芬皇后的珍珠项链在200多年后,经由日内瓦苏富比拍得330万瑞士法郎。

上一篇: 下一篇: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