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春拍主打名家旧藏

王时敏(1592-1680)仿元人山水八开册(选一)

水墨纸本 册页 21×29.5cm 约0.6平尺×8

注:吴霜、严绳孙、金侃、朱本、江又李、胡裕、钱观题跋。

 

  刚刚过去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一幅“不差钱”的样子:天价频频出现,记录屡屡打破。然而,对于内地拍卖行来说,却一点也乐观不起来,许多高价成交的拍品,基本上都是在内地不可能复制的。

  拍卖大鳄再度发力

  在今年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上,刘益谦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然而,在“任性”的背后,我们也应该看到他的取舍更加明确了。虽然此前在网上曾经有传言,其在安思远专场上,不仅买下了“西藏十一/十二世纪铜瑜伽士坐像”,而且还有元青花大盘以及黄花梨条案,但是据了解,后面两件东西并非其购买。而在今年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上,刘益谦最大的出手,则是以超过1400万美元的天价成功竞得郑和真迹。

  虽然对于天价购买下这件郑和真迹,市场存在着一些不同的声音。但是凭着自己的“直觉”以及拍卖之前有关专家的建议,刘益谦觉得这件藏品是物有所值,“在我成功获得这件藏品之后,我也从有关渠道了解到,与其竞争这件郑和真迹的藏家不仅来自内地,还有许多海外的,即使在超过千万美元之后,还有多位藏家竞争,其中也有海外的。”

  或许有的人认为花1400万美元买下这件郑和真迹是否会被“套牢”。对此,刘益谦表示,在纽约拍卖市场上的价格虽然不一定便宜,有时候还可能会比内地同类藏品还要贵,但是市场的气氛却是内地所缺乏的,特别是许多藏品都是“新鲜货”,而不是像内地一些拍卖市场上,都是拍来拍去的“老面孔”。刘益谦坦言,买下的这件郑和真迹,并不是为了卖出去赚差价,而是为了龙美术馆明年举办的特展而准备的展品,“我觉得目前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最大的‘瓶颈’并不是价格太高,而是缺乏真正热爱艺术品的藏家,太多的人希望通过投机来从艺术品市场上来‘淘金’。10多年前,在内地的拍卖市场上,还可以看到海外藏家,而现在基本上都是‘内斗’,而且还有许多人拍了之后不付钱,遇到这样的对手,竞拍还有什么意义呢?”

  日本机构转战香港

  在日本取得拍卖佳绩之后,东京中央拍卖行又来到了中国香港。在即将于5月下旬举行的东京中央香港2015春拍中精挑细选众多瀛海珍稀,包括多件清宫瓷玉珍萃。其中包括王时敏《仿元人山水八开册》、吴昌硕《篆书鹤寿》、清乾隆《御临米芾诗帖玉册》,但最令市场期待的还要算是沈石友旧藏“篴在月明楼砚”

  沈石友在近世砚林是无人不知的收藏大家,所藏无论材质、形制都以品位格调为第一。他每得一砚总是把玩再三,细心琢磨。其子沈若怀民国时期为他拓印编辑的《沈氏砚林》,更是成为了收藏砚台领域的“石渠宝笈”。近年来,随着海外文物回流,许多《沈氏砚林》旧藏珍品纷纷出现在市场上,在今年东京中央2015香港春拍中,就有一方“篴在月明楼砚”。

  “篴在月明楼砚”呈长方形,四周起边框,砚池缓浅,石质坚密,细腻温润。整砚不施雕刻,砚面光素无纹,砚色沉黑幽亮,此砚更依砚形配木质砚盒,更显古朴凝重。砚底铭:“烟云笔下收,近水见高楼。人说诗书画,山林第一流。公周词兄属题。松禅翁同龢。”侧款落“篴在月明楼”。另一侧侧款落:“墨迹世争收,公游白玉楼。人心笔难挽,日逐海卤流。石友和均。”由此可知,此砚乃沈石友旧藏。

 吴湖帆的《夏山雨霁》清逸明丽,云烟缭绕于山川之间,是夏天下雨的季节,全画的聚焦处,乃前景两株松树耸立于大岩石上,树上有茂密长藤,山灵水秀。画风秀丽丰腴,清隽雅逸,古韵中蕴含着今人表达山水的清新,更见清秀雅致的文人风格。

  此作乃吴湖帆师法滕用亨之法。吴湖帆于画中题:“元人滕用亨师松雪翁。上窥宋人。颇具睥睨。有元一代气概。惜为叔明、仲圭所掩住。终不得为大家数。吾取其法。为之吐气。耕梅先生一笑也。癸酉十二月八日。食粥纵笔于四欧堂。吴湖帆。”吴湖帆言,虽然滕于世并不显名,被元四家之中的王蒙、吴镇光华所掩盖,然而吴湖帆却依然认为,滕用亨最见一代气概,更以己笔为滕用亨吐气正名。

  清乾隆粉彩百鹿尊,圆口,鼓腹,圈足,肩部饰捏塑矾红描金双螭耳。器腹以粉彩绘山水百鹿图,精雅细腻,布局疏密有致。百鹿神态各异,或奔跑、或嬉戏、或觅食、或小憩,四周衬以参天古树,山峦迭嶂及瀑布溪流,自然生动。

  理念决定市场未来

  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于艺术品拍卖市场,往往关注的是“涨了多少”、“投资回报率”等,而忽略了其最为重要的一个价值——乐趣。而从此次纽约亚洲艺术周,特别是安思远的专场来看,当藏家在一掷千金的时候,想到的并不是之后能够以多少钱卖掉,而是买来的不仅仅是一件收藏品,更是一段对于安思远先生的追忆,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不仅看到了内地藏家的任性竞拍,更可以理解欧美“大咖”的激情参与。这也让我们回想内地的艺术品市场,在这两年中虽然有时也会出现亿元天价,引发人们的一阵的“躁动”,但真正能够让国外藏家也兴奋的藏品几乎没有踪影,但是“尤伦斯”们找到了一个出货的好渠道,将自己的收藏悉数“清仓”。

  其实,高价买下藏品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要你明白买下藏品的目的是什么。随着国内私人美术馆纷纷建立,我们有理由相信,以收藏、鉴赏、研究为主的模式将对于内地的拍卖市场带来不小的冲击,传统的“行货”市场将越来越小,而以投机、博差价为主的拍场行为,也会逐渐被淘汰。到那个时候,内地艺术品市场的“瓶颈”也会自然消失。

上一篇: 下一篇: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