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书画成救市担当吗

潘天寿 鹰石山花图 成交价:RMB 279450000
潘天寿 鹰石山花图 成交价:RMB 279450000
吴昌硕 虞山古藤 成交价:RMB 9200000
吴昌硕 虞山古藤 成交价:RMB 9200000
张大千 白荷 成交价:RMB 1610000
张大千 白荷 成交价:RMB 1610000

 

  对于买家而言,拍卖市场中,最能慧眼识珠的莫过于古代书画的部分;对于拍卖行而言,最能考验本季拍卖水平的当属古代书画的征集;而对于媒体而言,仔细地观察一场古代书画的拍卖,尤其是日场拍卖,堪比过山车般的刺激,无底价起拍的佚名古代书画,最终的成交价竟然能高达上千万,究竟是有什么样的魅力,让古代书画这个板块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而被媒体誉为“艺市诺亚方舟”的古代书画,是否真有这有如“神赐”般的实力?

  但在已经结束的2015年春季第一阶段拍卖后,不得不承认,古代书画并没有那么显性地发挥出其“救市”的能力,反而是所谓的近现代书画重回“亿元时代”给市场注入了强心剂。

  “亿元”舆论冲击下的古代书画

  十天前的中国嘉德2015年春拍大观夜场拍卖的火爆尚未消退,先是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持续一个小时的拍卖,以2.79亿元成交。半小时之后的李可染巨制《井冈山》再次挑战着人们的心脏,1.26亿元的价格成交,成为当晚拍卖中第二件过亿元的拍品。随后现场的拍卖气氛一度被这两件亿元拍品带动,一直到最后的压轴拍品——钱俶《草书手简》,拍卖前就吸引了业内不少学者、藏家的关注,然而当晚的拍卖中,最终却遭遇遗憾流拍,这也宣告了这件本应进入“亿元俱乐部”的古代书画入场失败。

  接下来的日场拍卖中,嘉德2015年古代书画专场有202件标的上拍,最终的总成交额为9612万元,总成交率为68%;而在近现代书画的日场有457件作品,在经过9个小时的拍卖后,最终收获了2.07亿元,总成交率达到75%。成交总额和成交率来讲,古代书画的部分还是显示出了其市场的稳定性。

  拍卖结束之后,媒体所关注的点无疑全部是两件过亿元的潘天寿和李可染作品,其中呼声最高的观点是,近现代书画是艺术品市场的霸主地位、近现代书画是本季“救市”板块等等,似乎本季的古代书画拍卖中无亮点可言,但在这样的观点之外,记者也有心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到古代书画在本季拍卖中的优势所在。

  以重复出现在拍卖市场中的作品价格来看,古代书画绝对凸显出来了其优势。如郑重作品《江山揽胜图》在2010年嘉德春拍中,以1176万元成交,时隔五年之后,再次出现在嘉德拍卖中,竞价极为激烈,最终以4600万元成交,成为本季嘉德拍卖古代书画部分最贵的作品。另外一件更加有传奇意味的作品,当属乾隆皇帝《仿赵孟頫汀草文鸳图》曾经出现在2013年年底的上海泓盛春拍上,仅以1.2万元起拍,有心的买家们查到了《石渠宝笈续编》的著录,最终一路争夺到了890万落槌。而此次拍卖以900万起拍,1080万落槌,与上次基本持平。

  再如虽未成交的钱俶《草书手简》,曾经三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中,最终于2003年在香港拍卖中以387.17万港币成交,时隔12年之后的再次释出,仅其估价早已不是百万级别的了,当晚的拍卖中叫至9900万元,虽未成交,但其估价高出当年成交价的数十倍之多,国内博物馆鲜有如此实力,而个人藏家还不能意识到其真正的价值所在,是该作品的时机未到。

  与之相对的就是近现代书画板块部分的重复上拍,尤其是在2010年左右艺术品市场天价频出的阶段,再次出现在市场中的拍品,价格大打折扣。并且对拍卖公司而言,能否有一个古代书画的专场,也是考量这一公司实力的一个重要标准。

  “古代书画想要坚持真的太难了,存世量少,好的作品更少,更要命的是,古代书画的藏家忠诚度又是最高的,不会那么轻易地拿出来给拍卖公司上拍,哪怕你说这画能多卖多少万,这样的结果对我们拍卖公司来讲,是极其纠结的,一个是古代好的东西沉淀到藏家手中,不再释出,有利于形成理性的艺术品市场,但同时,我们拍什么呢?真的是左右为难”,北京匡时拍卖董国强在谈及到古代书画专场征集和收藏时,不禁对我们说到。

  古代书画:调整时期依然领跑价格高地

  的确,正如董国强所言的这种“左右为难”,我们也从嘉德拍卖书画部总经理郭彤那里得到了答案,稍加仔细翻阅嘉德拍卖大观夜场的专场设置,从中不难发现,古代书画的数量是最少的,但却是大观夜场中重要的部分。

  大观夜场拍卖作为拍卖界的风向标,从专场设置到现场拍卖都受到业内人士的关注,其中汇集了近现代和古代书画在内的当季最为优秀的拍品。而从2012年秋拍开始,大观夜场在专场细分上更加的专业,其中古代书画与近现代画分开,各自成为单独的专场。如上图所示,嘉德大观之夜古代书画部分的标的数量在20件左右,把控相对比较严格(其中2014年秋季的王铎专场中,另外征集了20件王铎书法精品,成交额为8214万元;2015年的吴越钱王墨珍中有2件重要的书法作品,总成交为161万元)。

  细看上表,嘉德大观古代书画部分的拍卖从总标的,到成交额和成交率,几乎是一个维持上升的过程。从2010年开始,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到深度调整期,但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大观古代书画部分的拍卖却维持在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过程中。其中刚刚结束的2015年春拍,大观部分古代书画的拍卖总成交为三年来最高,24件标的总成交达2.68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本季的成交率并不高,仅有六成的拍品成交,其中最重要的亿元级拍品惨遭流拍。2013年秋拍,则是嘉德大观古代书画部分最为喜人的一次拍卖,9件标的最终的成交额高达1.84亿元,总成交率也为历年最高,高达88.89%。

  但是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调整,尤其是在对于高端价位拍品的调整过程中,古代书画难免有一些波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2014年度大观古代书画部分拍卖成交不理想的原因。如备受瞩目的赵孟頫《致宗元总管札》,估价5500万元,为“大观”最贵拍品,虽然在开拍之前将估价调整到3800万元到4200万元,但还是以流拍收场。对此,中国嘉德书画部总经理郭彤表示:“赵孟頫这件作品的质量被藏家认可,我们也做了很多的研究,对卖家的期望值也表示理解,但拍卖的结果也正反映了市场的残酷。”

  但是如果在一个横向的角度去看,以2014年拍卖来看,雅昌艺术网数据显示,虽然高价拍品一方面在遭遇流拍,但是整体的拍卖数量和成交率是所有板块中的领跑者。宋元、吴门四家、四僧等都是市场上追捧的热点,同时也是古代书画市场的中坚力量。

  古代书法:书画市场中的“实力新秀”

  在古代书画的领域内,书法成为最近几年的热点,其中尤以2014年秋拍中的王铎热最为代表,包括中国嘉德大观夜场的王铎专场,到荣宝的王铎诗稿专题,以及北京匡时拍卖主推的历代书法专场中的王铎精品,都是2014年度拍卖中不可多得的亮点。

  其中,纵观古代书法在整个拍卖发展的地位,一方面是以高价的姿态出现,但是另一方面其实在中端价位的拍品中,其价格也尚有空间。北京匡时拍卖作为在业内古代书法板块的优势公司,从2007年开始,就推出了中国书法篆刻专场,最终取得3353万元,其中,文征明《行书书诗卷》成交价为1111万元,成为国内书法专场首次突破千万的拍品,极大地振奋了市场。此后,古代书法专场成为北京匡时的常设专场;2009年,中国嘉德推出“宋元明清法书墨迹专场”取得了2.48亿元的骄人成绩;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黄庭坚《砥柱铭》以4.368亿元成交,打破了中国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成为中国书法拍卖最为辉煌的一段佳话;同年,王羲之的草书《平安帖》手卷以3.08亿元夺得天价;2011年,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拍出了4.255亿元天价;2014年秋拍,越来越多的拍卖行将古代书法纳入重点板块,也更是出现了一些古代画法的品牌专场,如匡时拍卖的畅怀书法夜场,以及保利拍卖的中国古代书法夜场等等。

  而在当季的拍卖中,嘉德大观更是拿出了多件古代书法的重器,如钱俶草书手简(并铁券图式及宋元明清名贤题跋)、金农《隶书临华山庙碑》、徐三庚《篆书十六言联》、吴大澄的篆书《孝经》等等。“希望借此热潮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为今春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带来暖意,并鼓舞和振奋大家对于未来艺术品市场的信心。”郭彤告诉雅昌艺术网。而最终的拍卖成绩显示,除去流拍的钱俶草书手简,金农隶书《华山庙碑》,拍前为估价待询,最终加上佣金以4025万元成交,创艺术家个人拍卖最高纪录。另外的《吴门名士手柬》也以3737.5万元成交,成为当晚拍卖中,潘天寿和李可染后的又一热点。

  但其实大多数古代书法仍旧处在“位高价卑”的处境。“这是历史性因素造成的一种断层,大家对那个特定年代的理解知之甚少,很少有人把书法当作一个有学术地位和研究价值的文献去考证。还与当下的文化知识结构、西洋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冲击有关。其实许多人心里清楚古代书法的博大,但却讲不明其中的原因,造成理解的偏差,所以对书法的预期以及所能接受的价位不像绘画那么大方。”

  董国强则是对于书法拍卖市场的前景信心十足,“在市场调整的时候,书法的市场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是在逐步上升的,今年我不敢说书法会成为一个高峰,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古代书法还将会成为一个持续的热点”,他对雅昌艺术网记者说道。

  正如董国强笃定的信心一样,在马上要开拍的保利和匡时,以及宝瑞盈拍卖中,古代书画板块依旧是整个板块中的霸主地位,其中多件国家一级文物的出现,更是给这一板块带来了信心。

  “今年保利十周年庆典拍卖,古代书画部分,有一件乾隆的《御制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底价为5000万,目前知道存世仅二十幅。除少数几幅私人收藏外,大多数为世界各地公私博物馆收藏”,保利拍卖副总经理、古代书画总经理李雪松在发布会现场介绍到。除此之外,在古籍善本的专场中,唐宋遗书的部分,亦有17件国家一级文物出现,虽然市场价格并不高,但是却是真正的文物。

  北京匡时拍卖作为古代书画的优势公司,有三件国家一级文物推出,分别为《南宋司马伋告身》、《南宋吕祖谦告身》以及《宋人临摹郭忠恕四猎骑图》,其中第一件是宋人临摹郭忠恕的手卷,原为清宫旧藏,清末以溥仪赏赐溥杰的名义流出宫用,又重新现世相当珍贵,这件作品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另外两件南宋告身书法作品的出现,则是填补了这一历史研究的空白,历史价值自然不必言说,亦是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对于这些重要拍品的释出,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之前古代书画相对比较“冷清”,但其实古代书画的市场并未有“回归”之说,而说因为藏家的忠诚度,市场中没有什么重量级的可供流通的作品,但正如2015年春拍中,一旦有重要的流传有序的作品出现,也必将会成为市场争夺的热点。

  其实艺术品市场中并无所谓“救市”一说,而是在相对的轨道中,我们发现古代书画因为受到释出量的影响,会出现一些波动,但是这绝不影响古代书画在整个拍卖板块中的中间力量地位。古代书画收藏的魅力也就在于释出过程中,买家不断地去发现新的价值增长点。所谓“救市”,是古代书画因为其稀缺性带来的买家竞拍,从而对当前拍卖市场发出一个积极的信号,从这一角度来讲,古代书画的确是“救市”担当。

  (作者:雅昌艺术网 王林娇)

上一篇: 下一篇: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