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藏品被指交易欺诈 中国美院回应质疑

五件套玻璃器皿,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
五件套玻璃器皿,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
红蓝椅,里特维尔德(Gerrit Rietveld)
红蓝椅,里特维尔德(Gerrit Rietveld)
茶壶,玛丽安娜·布兰德(Marianne Brandt)
茶壶,玛丽安娜·布兰德(Marianne Brandt)

 

  陈诗悦 葛熔金

  5年前,杭州市以5500万欧元购入了7010件(套)“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品”,藏于中国美术学院,当年,这一事件引发了众多关注。然而,不久前,有德国网站连发7篇文章质疑原藏品拥有者布诺汉在交易过程中涉嫌欺骗,并暗指杭州市政府和保管方中国美术学院成了“冤大头”。随后,中国美术学院表示该报道严重失实。一时间,这一桩数亿元级的交易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包豪斯藏品”被指交易欺诈

  2010年秋,杭州市政府从德国艺术品交易商布诺汉处购得一批数量可观的设计藏品,并交由中国美术学院保管,用于学生教学和博物馆展示。这批藏品涵盖了19世纪、20世纪之交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意志制造联盟、“包豪斯”与德国现代设计教育、荷兰风格派与荷兰设计、国际主义风格设计及其他各类设计收藏。

  因为藏品中有不少包豪斯时代的经典之作,媒体报道多称此次购买为“包豪斯藏品”,之后中国美术学院的展览也以此作为名称,但这却成为“包豪斯噱头”这一德国网站炮轰的重点。该网站称2011年展出的这批藏品中的部分精品,其中一些是设计师和建筑师的原作,也有不少复制品,另外可以肯定的是有一些藏品“绝对不可能被归类到包豪斯名下”,比如荷兰建筑师里特维尔德、现代主义家具设计大师约瑟夫·霍夫曼,还有“德国工业同盟”的首席建筑师彼得·贝伦斯的作品。

  该网站引用了德国设计专家迈克尔·埃尔霍夫此前在一家德国网站Stylepark发表的一篇文章,该专家认为除了狭隘的展览名称与实际上丰富的内容不匹配以外,一些展品的归属和来源也大有问题。最主要的指控集中在理查德·萨帕设计的一个水壶上,盛放该水壶的玻璃盒印有“1932”的年代标记,可是事实上该水壶是上世纪80年代由意大利公司艾烈希生产的,1932年只是设计师的出生年份。由此,该网站直指这单艺术品交易中的大部分藏品都含有欺诈性质。不过除了引用迈克尔·埃尔霍夫的质疑外,该网站并未提供任何进一步的证据证明其指控的真实性。

  对此,布诺汉回应说,关于他有意误导中方买家的说法是十分可笑的,来自中国的买家当然知道他们在买什么。他声称这家网站对他的指控“充满了恶意”,并暗示该交易中的前任顾问、艺术品藏家Stephan Balzer是这次诽谤事件的幕后操手。后者正在通过柏林州院起诉布诺汉没有支付其在中国美术学院的交易中应得的高额佣金。

  中国美术学院回应质疑

  据《中国日报》2011年3月的报道,购买藏品共花费了杭州市政府5500万欧元,对于设计品来说,这不失为一笔巨款,而针对这批藏品保护和研究的投入还在持续。2014年2月26日,旨在对这批藏品进行保护、展示和研究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开工,该馆位于杭州中国美院内,由1992年普利兹克奖得主阿尔瓦罗·西扎设计,建筑总面积1.68万平方米,投资约1.67亿元,该展馆还将包含一个专门的研究机构。

  对于该网站的指控,中国美术学院官方回应称:“德国某网站的消息发布背景来源于收藏家与经纪人之间的商务纠纷。我们认为,德国某网站的消息严重失实。中国美院收藏的7010件(套)全称是‘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系统收藏’,其中包豪斯作品有356件(套),是最重要的部分。包豪斯时期作品2000余件。其余4000余件作品,是与包豪斯艺术、设计领域的相关作品。这批作品(包括属于包豪斯和其他欧洲各个时期的作品分类)的收藏,以前已经过国内外专家的充分论证,并在此后包豪斯研究院与国际包豪斯研究同行的学术交流中得到充分肯定和尊重,包豪斯研究院已与德国魏玛、德绍包豪斯基金会及包豪斯研究组织、德国设计史学会等建立了良好的协作。我们认为,中国美院收藏的‘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系统收藏’是中国面对世界开展西方近现代设计收藏和研究的最成功的举措,同时也是中国美院长期以来‘立足本土、面向国际’双轮驱动学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助理、包豪斯研究院院长杭间则表示,该德国网站拿一件生产于上世纪80年代的水壶说中国美术学院被欺骗,质疑布诺汉在交易过程中涉嫌失信、欺骗,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因为这件水壶从来没有被认为是包豪斯学院的作品,这个水壶只是一件与包豪斯相关的作品,之前学院的《包豪斯作品精选集》也未将该水壶放入其中。

  设计藏品落地意义何在

  那么,这批设计藏品是如何落地中国的?对此,中国美院在官方回应中表示:在赴德考察前就对布诺汉提供的清单上的7010件藏品进行过仔细梳理,并将这份清单上的藏品图像的电子文档PDF文件拷贝多份,分交由国内外西方设计史专家进行仔细咨询了解,最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超过5米的设计史况序列图录长卷。另外团队还通过国外的关系对布诺汉家族及其个人身份等相关要点进行过详细的调查。中国美院表示从研究到有一个明确的判断,大约花了3至4个月时间。正是中国美院团队的专业水平和研究能力促使布诺汉决定将藏品出让给美院。

  据了解,当年杭州市政府出资购买这批设计藏品的事情曾引起公众广泛关注,并引发“到底值不值这个价”与购买程序的讨论。有观点认为这些属于“过气”的设计品,并不值这个价,也有更多专家在其后的讨论中持肯定态度,并认为这些藏品为中国设计与制造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第一手材料。

  “我的想法是:第一,这批藏品能够反映西方20世纪现代设计的发展线索,对中国学者研究西方设计的历史,有莫大的好处;第二,中国设计学院的学生,上了设计史的课程,但看不到‘实物’,难以真正体会,有了这批东西,能弥补这个缺憾;第三,这批藏品对彼时正热的对中国制造‘山寨现象’的批评有极大的意义,只有真正明晰某一品类的原创思想及其发展,中国的设计师才能在此基础上‘向前’。”杭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这批藏品对美院乃至中国设计教育有重要意义。“中国美术学院引进这批藏品,不仅仅是为本院的教学和研究服务,更是向全社会开放的。这些藏品能为国内设计教育、设计界人士提供系统的‘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设计史上著名作品的实物。事实也是如此,位于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以包豪斯为中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的系统收藏’的临时展陈,自2011年开放以来,共计接待10万人次,其中包括相关专家及学者、全国高校相关专业学生及社会各界团体,以及各类学术会议的嘉宾等。”

上一篇: 下一篇: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