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标明确规定了5属8类33种材料为红木。

  国标明确规定了5属8类33种材料为红木。

红木家具:从宫廷贵胄延传的华贵古雅

  红木质地坚硬,成器后色泽含蓄华贵、沉穆古雅,也是其传承古典文化的一部分。

红木家具:从宫廷贵胄延传的华贵古雅

  红木家具制作中的榫卯结构是古典家具的传承。

红木家具:从宫廷贵胄延传的华贵古雅

  红木代表了东方古典审美的一种情趣。

红木家具:从宫廷贵胄延传的华贵古雅

  红木材料的稀缺也让近年来红木家具的价值不断攀升。

  从宫廷贵胄延传的华贵古雅

  “红木”一词最初出现在清代,传承百年,寄托文化意义

  【开栏语】

  红木家具的文化魅力,工艺魅力,正越来越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从本期开始,我们将展开红木文化溯源之旅,用半年时间,通过记者奔赴全国各地的采访,再加上专家、名人及行业内人士的解读,为红木爱好者呈现最真实的红木行业现状,从中寻找真正的红木文化,研究红木传承的历史脉络,探访红木经济的变化路线,还原红木工艺和红木文化的根源,让更多的人了解红木文化,喜欢红木文化。

  “红木”二字,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语。即使对红木毫无了解的人,也知道这是一个有关木材名称的词汇,然而,很少有人能说明白,红木到底是哪种或哪几种木材。对于“红木”的范畴和定义,学术界、企业、消费者,站在不同的角度,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和定义。然而由“红木”衍生出来的红木家具、红木家具文化,已经超越了家具用材其物质意义,成为行业发展的灵魂。在对“红木”定义不断地解读、重建、争论、反思的过程中,红木文化也在古典家具文化基础上吐故纳新,为行业发展注入理性和思考。

  “红木”是约定俗成的概念

  “红木”一词最初出现在清代。红木进入人们视野的时间,要晚于紫檀、黄花梨等木材。从传世的家具及档案记载看,乾隆年间以前,几乎看不到红木家具的记载。清代中叶以后,由于优质木材的来源日益匮乏,一种从南洋地区进口的新的木材品种——红木出现了。

  据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周京南介绍,从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的记载来看,红木的范围并不广泛。红木是在紫檀、花梨木告罄后,作为替代品由南洋进口的。乾隆年间开始,红木家具逐渐登上了清朝皇家御用家具的殿堂。在内务府造办处的活计档里,增加了“海梅木”这一木种,而以“海梅木”制成的家具,则称为“红木家具”。周京南介绍说:“现在看来,海梅木就是民间所称的酸枝木,也被称为紫榆木。当时,紫檀、花梨、乌木、鸡翅木、海梅(酸枝)等几种木材是宫廷家具的主要用材,多为皇室和富商贵族之家所推崇,民间百姓较少用到。后来,随着这些家具不断走进百姓家庭,‘红木’成为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老百姓习惯将颜色偏深、质地较硬的硬木家具,统称为红木家具。”

  红木到底指的是哪一种树种?在诸多文献中,都没有精确的定义或记载。《辞海》“红木”的条目为“热带地区所产豆科紫檀书的木材……海南檀、格木亦属此类”,但是,除了上述紫檀书外,黄檀属中也有被人称为“红木”的树种,广东则称红木叫“酸枝”。可以确定的是,明清以来,红木家具是对在一定时期出现的呈红色的硬木优质家具的统称,用材包括花梨木、酸枝木等,因为不同程度地呈现出黄红色或紫红色,并以“红木”统称。

  国标确定红木范围为5属8类33种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对于“红木”的定义,直到2000年有了新的变化,也确定了目前的市场格局。2000年,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并实施了《红木》国家标准,该标准由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工业研究所负责起草,明确规定红木的范围为5属8类33个主要品种。这些木材大多产于南北回归线之间的热带地区,木质坚硬、颜色较深,可沉于水,往往需要生长百年以上成材,给人以古色古香的感觉。

  因为家具,人们才有了对用材的种种追求,而红木最大的贡献,就是所制成的红木家具,对古典家具文化的记录和传承。经过历史的考验和筛选,最终证明这些适合制作古典家具的树种,其他树种无法与之抗衡,这与习惯有关,也与古典家具器型、陈设乃至内含的文化意义有关。红木家具来自宫廷贵胄,在一切讲究权力和地位的环境中,古典家具也被要求讲究“重”、“厚实”,以达到厚重淡定的气象;而且红木质地坚硬,成器后色泽含蓄华贵,沉穆古雅,容易让人产生崇拜敬畏之情。与材料相关的制作技艺,如打磨、上漆等,也成为古典家具文化中的一部分,随之保存下来。

  到了现代,随着物质生活和文化水平的提高,昔日为帝王富室所宠爱的传统范围的红木也走入了寻常百姓家。无论为了使用还是收藏,材质是消费者最先看重的因素。红木材料也被市场热捧,红木原材料危机不仅使材料价格一路上涨,它成就了行业的繁荣,也逐渐成为行业发展的瓶颈。木材、家具、文化,这三者之间的角力,也在暗中推动着行业的前行。

  ■ 解读红木

  关于内涵 多种价值演绎红木之美

  ●陈宝光,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兼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世界上原本没有红木,叫得人多了,就有了红木。我们现今叫得很多的“红木”,应该是从“红木家具”一词而来。先有“红木家具”才有“红木”的说法。

  这么多人喜欢传统家具,喜欢木头带来的那种感觉,喜欢传统工艺制作中带来的那些文化信息,甚至终日浸淫其中,中国传统文化得以发扬,在新的时代得到新生,是件好事。对红木家具的追捧是这十几年以来的事情,过去生活条件有限,收入也有限,与吃与穿以外的东西很少考虑。这些年条件改善了,大家也有多余的资金投向这些物件。当然,更具吸引力的是财富增值的效应。近十几年以来,海黄、越黄、紫檀都有翻番上涨的情况,的确令人瞠目。

  都是木头,为什么“红木家具”这么受欢迎,除了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美,除了实用功能,我觉得还是人们一方面把对于财富追求的愿望寄托其中,另一方面则是把财富“物化”了。毕竟看着价值千万百万的家具比看着一摞一摞的钞票有文化多了。什么时候大多数人真是看懂了红木家具,而且是真正喜欢上其中的内涵,我们文化大国就建设好了。

  关于传承 要将“红木家具”四字吃透

  ●周京南,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

  我认为一件好的家具应该是器型、工艺、设计、风格、材料五个因素的统一。红木家具出现在明清以后,历史上的红木家具主要是为小众服务的,是富商贵族炫耀财富的某种象征。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出于追求权贵,或者升值收藏的想法,仿古家具在市场上热了起来。这促使了材料价格上涨,但另一方面,古典家具的文化价值也被忽视。目前很多人对传统文化不了解,在制作家具时闹很多笑话。比如我之前看到一件用紫檀做的圆桌,但是桌面上却雕刻了观音、如来等纹饰。我们知道,饭桌是用来吃饭的,如果将观音如来等压在桌面上,是对宗教本义的不尊重。

  归根结底,行业是要以尊重“红木家具”这四个字背后的定义和概念为基础。红木家具要发展要传承,需要红木家具企业苦练内功,真正将“红木家具”四个字吃透。家具生产忌讳盲目跟风,图案设计搭配应该在整合的基础上,在了解图案文化背景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关于材料 重材质而不唯材质

  ●张德祥,中国古典家具研究会副理事长

  红木代表了东方古典审美的一种情趣,甚至也代表了国家形象。“红木”是个老概念,以前是专用名词,老辈人以此特指以东南亚各国红酸枝为代表的深红色硬木;在清代的造办处记载中,也曾经提到过这个词,这两个字的大量使用,是在晚清、民国时期。后来,国家标准《红木》明确了33种木材,逐渐在大家的认知里,“红木”二字的概念仅限于这33种木材了。

  现在看来,这样的认识有很大的局限性。黄花梨是黄色,紫檀是深紫红色,用久了发黑,为什么都叫它们“红木”?但是既然《红木》国标十几年前已经制定,而且对行业、对消费者和收藏界都有了越来越大的影响,那就不妨在此基础上让它更完善,更适合行业发展。

  如今,现在全行业面临材料危机,尤其是最近一两年,古典家具市场消费疲软,而且面临国标红木用材枯竭的问题。在过去,很多仿古家具生产厂家叫中式家具或硬木家具厂,因为除了目前大家认识的黄花梨、紫檀、红酸枝等,柞木、白蜡木等也是制作家具经常使用的材料,而且市场价格也很高。我认为,红木行业的长远发展,要跳出目前的局限和眼界,扩大“红木”范围,不妨把好的、受市场认可的树种多收进去一些。不同种的木材,只要应用得当,均能物尽其用,显其优势。重材质而不唯材质,才是收藏者唯一正确的选择。

  关于审美 材质美感寄托审美意趣

  ●海岩,知名作家,著名红木收藏家

  红木是硬木的一部分,历史上确有部分人和部分地区约定俗成地把所有用做中国传统家具的高级木材、有历史文化涵义的深色硬木统称为红木。自上古文化中玉、骨、牙等开始,在中国传统器物类文化中,对美丽物质的精神崇拜,通过材质寄托文化意义和审美意趣,构成了中华文明一个鲜明的特征。

  硬木天然的美感与家具简洁隽永的造型互托共荣,是对古人崇尚各种天然材质悠久传统的承袭,成为具有历史传承意义的木材,在传统文化的心理认知上,就有了难以替代的特殊地位。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自明清以来直到今天,中国传统家具的造型设计无论发生了怎样的创新变化,但几种主要家具用材,始终是决定家具价格和收藏价值的主要标准。

  从家具审美的角度,材料并非主要因素,但从市场价值的角度,材料往往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对于哪种材料更有收藏价值,必须记住四个要素,缺一不可:第一美丽;第二稀有;第三耐久;第四纯粹。稀有的东西才有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就是因为稀缺资源难以再生,材质的美要经得百年以上历史的承认,能够世代传家,材质本身也要纯粹,比如有的家具是拼拼补补,真真假假,必然会影响它的收藏价值。

  关于创新 材料行情决定家具收藏价值

  ●杨波,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的家乡在中国古典家具之乡河北涞水,当地很多家庭祖祖辈辈以制作红木家具的手艺为生,当初选择进入红木家具行业也与家乡息息相关。在我看来,红木是一种不仅环保而且耐用的材质。

  对于企业而言,要对材料有着精准判断和选择能力。做家具时,尽量选择那些存世量少的稀缺材质,这样附加值和收藏价值都会更高。当初我选择和看好黄花梨,主要依据两点:一是黄花梨家具乃历史文化传承之物,是皇室贵胄的御用物件;二是黄花梨材质美,又有很好的稳定性,这是别的木材不可比拟的,这两点再加上其材料本身的稀缺性,使得我在黄花梨的价值还未被广泛开掘时抢先一步“抄底”。对于消费者而言,在红木资源稀缺性不可逆转的前提下,应该学会发掘精品来收藏,同时发掘具有更大潜力的红木材质,例如白酸枝,其存世量可能不及大红酸枝的1/50,木材稳定性高,材质细腻,稳定性较好,也是我国的传统家具用材。预计3年后,白酸枝家具的回报率可能会超过300%。

  对于红木家具的创新,我建议尽量用低端材质进行创新实验,而如果要用黄花梨、紫檀等高端材质做创新家具,一定要慎重。想要立足于红木市场,就必须确保每件产品的质量,并要对得起有限的资源,力求让每一件产品都值得收藏,并且具有传世的价值。

  新京报记者 冯静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李飞

上一篇: 下一篇: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