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4329912
您的位置:华声艺投首页> 拍卖 > 正文

张大千 《峨眉揽胜》---北京银座2016秋拍作品

2016-11-29 18:07:17 来源:
 

张大千 《峨眉揽胜》1967年创作  
题识:西人初不解我国山水画理,每讥山上有山,屋后有屋,窗中复可见人。今有空中摄影,始诧为先觉。老杜诗云:决眥入飞鸟,山水画诀一语道破。董文敏云:作画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此语画家当以为座右之铭。此图从莲花石回望九老洞、遇仙寺诸胜,右上则为洗象池也。丁未夏五,爰翁写于五亭湖上,用自制蜀笺。钤印:张爰私印、己亥己巳戊寅辛酉、可以横绝峨眉巅
出版:  
(1)《百年撷英—山右美术馆藏画》P249页,山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10月。  
(2)《张大千—千山大千》P107页,艺术图书公司出版社,2015年12月。  166×83.5cm  
“还乡无日恋乡深,蜀中山水尽腹中”  
自1949年,因国家政局不稳、情势紧张,他在友人张群的协助下仅能取得三张离开中国的机票,于是携四夫人徐雯波与一位小女儿辞别其他家人,搭机辗转赶赴香港暂居,后又移居巴西,从此开启了他漂泊的游子生涯,一生再没回过孕育滋养他的家乡。再者,两岸政治时局的骤变,国民政府迁台及大量人民辞乡去国,而后引发台湾50、60年代怀乡文学兴起,缅怀故里风情的题材成为文学上反映历史变化的表现。绘画上传统山水借助笔墨线条、虚实构图、点景人物及思乡的题诗,寻得一种对中原故土表达思念的媒介。这股乡怀的情愁,不仅在台湾引发艺术创作的热潮,同时对于旅居海外、离乡背井的中国人产生了同样的影响,或许张大千便是受此影响,笔下也出现了许多富有浓厚乡情的家乡山水,《峨眉揽胜》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画。  
在张大千心目中,“故乡无数佳山水”,“看山须看故青山”遥想在蜀中的时候,游历了他朝思暮想的峨眉山、青城山、剑阁、广元等蜀中名胜,受益匪浅。遍游蜀中山水后,张大千的画风大变,由早期的“以古为师”转为“以自然为师”,蜀中山水大量出现于他笔下,那些写生、游记的诗画作品,别有情趣,由此,蜀中山水成为张大千绘画不竭源泉。张大千以蜀中自然风景、风情为主的作品,跨越半个多世纪,将蜀中自然之幽、秀、雄、险、壮、奇等特点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且风姿绰约。蜀中山水是张大千艺术的圣地,即使侨居异国他乡,亦是“还乡无日恋乡深”“万里故乡频入梦”。  《峨眉揽胜》描绘的是中国四大佛教圣地的峨眉山。张大千一生至少四度登峨眉,峨眉画中最具独创性的构图就是俯瞰整个峨眉山,这也是山水国画构图中不常见的“高远法”。这种独特的创作方法,其实并非凭空想象而来,据张大千弟子孙家勤表示:“一个偶然机会,张大千坐飞机回四川,因雾不能降落,飞机在天空打转,居然看到了峨眉三顶全貌。这是一个不期而然的机会,丰富了他自己作画的题材 。”此幅作品《峨眉揽胜》先以不同浓淡的墨色层迭皴染,再以实笔描绘山行轮廓、水岸旁的茂林丛聚和分布于山脚、茂林之间的屋舍,并以留白表现圣水。山林屋宇等景与圣水的留白虚实对比强烈,而山体间也留有微透的光线,仿佛黎明乍现的初光,此时正是晓钟敲响时刻,视觉的景致带来了听觉的想象延伸,空间与时间也仿佛融于同一画面上。纵观此画,张大千将峨眉山的云海、奇峰、幽谷、飞瀑、溪流,青葱蓊郁的参天古树,以及变化无常的山岚雾气,都展现在画面中,铺天盖地,令人目眩神迷。  
款识最后一句写:用自制蜀笺。可见久居海外的张大千制作宣纸的技术还未生熟。张大千之所以会造纸,也要从抗战时期说起,那个时代诗句动荡不安,作为宣纸主要生产地安徽,许多宣纸作坊都被迫歇业。此时张大千正筹备远赴敦煌写生的物资,需要大量宣纸、颜料,殊不知,跑遍成都,无不失望而归。原来作画用的徽宣——他在安徽特制的“大风堂纸”告馨,因日军占领安徽泾县,来源断绝。而后不得已,与表叔晏济元共同改良“夹江纸”,历经数月,终于生产出可与徽宣相媲美的新一代夹江国画纸——巴蜀夹江宣,简称:“蜀笺”。

推荐关键字: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华声艺投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华声艺投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新闻热线:0731-84329912hsytvoc@163.com 编辑QQ: 568858810 媒介QQ:1846283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