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731-84329912
您的位置:华声艺投首页> 国内 > 正文

专访丨田绍登:寄物游心·贵在自由书写

2018-02-11 11:46:26 来源:新湖南
 

田绍登从书法入手走向中国画创作的,严谨的创作态度和自由放松的精神状态,赋予田绍登山水画以收放自如、紧松有度的品貌。他从他喜爱的自然景色中获得灵感,进行艺术构思,大胆地剪裁、提炼,重点写自己的感受和情绪,笔墨自由、放松,不求面面俱到,点擦皴染,随兴所至,常有意到笔不到之妙。田绍登的书法功力赋予他画中的用线曲折多变,长短粗细,轻重缓急,颇富有节奏和韵律。读他的作品固然为他创造的图像所吸引,更为他丰富的笔墨语言所感染。

——节选自邵大箴《贵在自由书写》

(邵大箴,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央美院教授、博导,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原主任)

【编者按】

田绍登是一位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双料会员,现任湖南省画院副院长、湖南省中国画学会副主席等职。此次借“寄物游心——田绍登艺术作品展暨逸点迎春雅集”开展之际,笔者有幸为田绍登先生做一次专访,将他的工作和艺术创作推荐大家。

田绍登专访:寄物游心·贵在自由书写

文丨刘笑笑

田绍登来湖南省画院工作前,一直在高校从事教育工作。1989年自怀化师专毕业起就在常德师专(现湖南文理学院)工作,2003年主政湖南文理学院美术学院,2006年晋升教授。2010年调至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教授、硕士生导师。谈到教育,田绍登老师说,他时常用自己的学习经历做案例,鼓励学生培养独立学习、独立思考的能力。他在大学期间,跟随易图境先生学过花鸟画,但毕业后却主要在书法方面用功,常常以木板为床、洗手池水槽为桌,通宵达旦的临习碑帖。1997年自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研究生班结业回来,又开始研究山水画。他无论是画山水,还是写书法,时常用逆向思维方式挑战自我,并以此来劝导他的学生,学生受益匪浅。

他说,“笔法墨法,不如眼法。教学生打开眼界,比教他们技法更重要。”所以他很少教学生具体怎样临摹,也很少做示范。他常用“杯子理论”告诫学生。“一个空杯放在那,你看到的是杯子,如果里面装了东西,你看到的是里面装的东西,而忘记了杯子的存在。人不能失去自我。”

他还常常对学生说,“天才,一个时代没有几个,他们选择了艺术,找准了自己人生的最佳切入点,加之自己的勤奋和用心,必然获得成功。但大部分艺术家并不见得是天才。不过业精于勤,专心致志,尽最大可能挖掘自己的潜能,蛰伏十年,就会发现,你和天才的差距在缩小。黄宾虹就是典型的例子。”

田绍登的艺术之路是从书法入手走向中国画创作的。1984年他开始学习书法与绘画,花了大量的精力钻研书法。从临帖开始,广学各家,再研习北碑、墓志、造像书法,后转向法帖的学习,对二王、颜真卿、宋四家、杨维桢、八大山人、何绍基等人的艺术有深入的体会。与此同时,他从写意花鸟起步,继而转入山水。在山水画领域,他仍然师法古人,选择了元四家、四王、八大山人、石涛、黄宾虹、黄秋园、陆俨少等诸家,显然他很重视自己的笔墨修炼。

田绍登说,他始终对优秀的传统怀揣敬畏,同时他认为,临摹大师、研习古人,是为培养自己的艺术创作能力打基础,决不能替代自己的创造。中国艺术历来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田老师多年来走遍大江南北进行了大量写生。他一批以“水墨夯沙”为题的新作,正是将目光锁定了湘西的苗寨。从他的画面中可以直观的感受到书画一体的畅快淋漓,完全打破了画和写的界线。

田绍登意识到,一个中国书画家,除了师古、师造化,还必须长期扎扎实实地加强自身修养。田绍登说,“人生短暂,以前花大量精力在实践上,忽略了画外功,现在必须补上。”他认为,要读有用的书,读书要有用。他将近期读老子《道德经》的读书笔记和一些随感札记给我看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语出不虚。

田绍登将很大的精力投入到书法与绘画和谐融合的实践中,在他心中的艺术史,就是一部书画一体的艺术史,他将自唐代就开始讨论的“书画同源”推进到“书画一体”当代实践,他说:“我认为,一个进入到自由境界的中国书画家,先是手自由,然后心才会自由。手的自由体现在哪?体现在你的书写性,心的自由在于你的修为。

他说,“青藤、八大,金农、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等,都是书画皆绝、修养全面的艺术大师。”他对当代画坛重画轻书、重技轻修、重眼轻心的现状,是持保留意见的。他认为,面对传统,心生敬畏,在伟大的传统面前,只有在深入学习继承中发掘自己的个性才是所谓创新的通道。

寄物游心·迎春雅集

寄物游心——田绍登艺术作品展暨逸点迎春雅集”开幕的这一天,正好是农历的立春。正如朱自清的“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值此时节,正好聚左右亲朋,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游目骋怀,挥斥方遒。这就是艺术家的性情。这场与往年不同的新展,就是一场聚齐了绘画、宫廷扇面、瓷器、紫砂、丝竹管弦等文玩雅赏的文化道场。一切涵义都蕴藏在此展前言之中:

前人云:“绘事,清事也,韵事也”;“山水乃风流事也”。要得“风流”不那么容易。

笪重光云:“千笔万笔,当知一笔之难”,可见绘事之难。董棨又云:“笔不可穷,眼不可穷,耳不可穷,腹不可穷”,道出了绘事“板凳要坐十年冷”、“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所历经的艰辛。古代文人雅士对绘事的定位让常人难以企及。苦瓜和尚云:“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一画含万物”。戴熙说画者须“识到”,“学充”,“才裕”。从艺之路五味杂陈,正因为如此,故“游心”就变得尤为重要了。但凡古代文人士大夫即秉承了这样的主旨,“意笔草草聊写胸中逸气耳”。

我不敢把“寄物游心”自诩为一种境界,深知离这个境界还很远很远。我把它视为理想、目标来追求,权作我现时的一种姿态也许贴切点。

推荐关键字: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华声艺投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华声艺投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艺术视频
编辑推荐
雅图共赏
新闻热线:0731-84329912hsytvoc@163.com 编辑QQ: 568858810 媒介QQ:1846283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