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白色、黑色——陈坚艺术品评

穿红衣的塔吉克妇女(水彩) 76×56厘米 2013年 陈坚

有人用“又热烈又恬静、又深刻又朴素、又温柔又高傲、又微妙又率真”评价傅雷,我觉得陈坚也是这样的人,他的画更是如此。

陈坚出生在大海边,20多年来,却每年都去帕米尔高原写生,一去数月。蔚蓝的大海与洁白的雪山,是他重要的表现对象,当然,还有神秘的黑夜,这构成他所追求的艺术的三个维度:雪山的高度、大海的广度、黑夜的深度。

大海的浩瀚与辽阔,雪山的冷峻与高洁,黑夜的神秘与深邃,让陈坚沉迷不已,这些特质也暗合他自己的性格与性情。

大海暴怒时波涛汹涌,如狂野的莽夫,安静时水平似镜,如温柔的处子,真是“又热烈又恬静”,陈坚性格中的热烈与恬静也许是故乡青岛的大海所赐。他喜欢画大海,风平浪静的海,惊涛骇浪的海,黑夜中沉睡的海,朝霞里苏醒的海……他把自己所有的梦想、野心、困惑、痛苦、喜悦……都倾泻在水彩纸上的大海中。这是蓝色的陈坚,历经沧桑后渴望宁静的陈坚。

雪山如洁白的明珠高悬天边,吸引着孤傲狂狷的陈坚。他二十年如一日地痴迷于帕米尔高原上那炽热的阳光和洁白的雪山,强烈的高原反应令他每天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那也遏止不了他亲近雪山的渴望,他称之为精神上的朝圣。他不仅画雪山,还画帕米尔高原上的塔吉克人,很少有艺术家能够如他一般,把塔吉克人塑造得那么血肉丰盈、生动传神。一些人笔下唯美的塔吉克女性,只不过是内地艺术家俯瞰、猎奇式的风情画,艺术家与表现对象之间没有什么情感联结。而陈坚被塔吉克人称为“我们塔吉克的儿子”,这个崇拜鹰的民族,接纳并喜欢上了这个来自大海边的男人,不仅仅是因为陈坚雄鹰一般的志向和力量,赢得了塔吉克族人民的尊敬,更重要的是,陈坚用水彩画笔,为这个民族立传,他们的淳朴与高贵、他们与恶劣的生存环境抗争的顽强与坚韧,跃然纸上,直击人心。这是白色的陈坚,他喜欢雪山的圣洁,喜欢塔吉克人的纯净,这也是他心灵的底色,纯粹、干净。

黑夜降临时,陈坚喜欢坐在窗前,凝望夜色,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他说,黑夜里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让人读解,令人沉思。夜的帷幕垂下,人间的悲喜剧开始上演。黑夜既是遮羞布,又是显影液,真实的人性开始显现。陈坚在黑夜中思考人生和艺术,他用水彩表现黑夜的神秘与深邃之美。他喜欢画夜景中舞蹈着的树,那些树像燃烧着的黑色的火焰,其实是他的自喻。这是黑色的陈坚,凝重的、忧伤的陈坚。

水彩画自传入中国百年以来,一直身处边缘,小画种,能够承载的精神含量一定也有限,是很多人对水彩画的误解。陈坚的水彩画改变了大家对一个画种的认识。2016年9月,他的个展“质朴的精神”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塔吉克人的形象,还有那些大海和雪山,那些烈焰般招摇着的树木,多么令人震撼!谁再敢说水彩画只适合画小品呢?

陈坚就是用水和彩写诗的人,他的作品如此打动人心,精湛的艺术技法只是浅层次的原因,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是他丰饶的精神世界和强大的人格力量。多彩的人生,化合成他艺术世界中的蓝、白、黑,不是简化,是萃取,是升华。

(作者系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

上一篇: 下一篇:

© 华声艺投 / Powered by 华声艺投